阴阳刺绣

第9章 那个门派的一道符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2-11-26 09:00:56

“不是说天才都这样嘛,你们习惯就好。”

天才都这样?

我不敢苟同刘桂芳的话,只是皱眉道:“请阴绣必须本人来才有效果。”

谢苗这样就算我愿意,恐怕他也不能行。

“行,你们再等四个小时。小苗学习完就好了。”刘桂芳说道。

啥?

等四个小时?

我抬头看了林易一眼,俨然一副“这可是你揽下的事。”

开玩笑且不要说四个小时值不值得等,就算真等了谢苗这样的人他会配合吗?

他请的阴绣可是要加入残魂的,如果他不配合,分分钟出大事。

“刘桂芳,既是你自己主动打听就该知道马家阴绣,可是许多人求之不得之物。我可是看在你爱子心切才答应的。等四个小时断不可能。“林易当即反对道。

听到他这话,我松了口气这林老头虽爱钱,但还是分得清是非轻重。

刘桂芳则是难得犹豫,她先是看了看那扇紧闭着的房门,又瞧了瞧我和林易。看着她明显想要挽留我们,却不敢去敲门的样子。

我当即顺势而下:“刘桂芳,请阴绣除了需要给钱外,还讲究个缘分看来我们与你儿子无缘。再见。”

说完我拉着林易就要走。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刘桂芳还没说完,忽然“哐当”一声开门声传来。

而后我便看到谢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长得倒是人高马大,可一脸的呆滞:“你们会请阴物?”

我盯了谢苗一瞬,才道:“不是阴物,是阴绣。通过刺绣加上……”

“我请!”谁曾想,我话还没说完,谢苗就直接打断了我。

随后,他更是立马冲到了刘桂芳面前:“有了这东西我就能考上了是不是?那我请。”

“你赶紧帮我请。”

前后变化太多,我有些始料未及。

林易则是立马松开我的钳制,上前道:“刘桂芳,价格不能少而且不能分期,这个我们之前就说好了。”

“这……”显然对于刘桂芳这样的家庭来说,拿出三万无疑是天文数字。

“你不是要让我考清华吗,那你连这点钱都舍不得?”见刘桂芳犹豫,谢苗顿时大怒:“你还是不是我妈?三万多吗?”

这叫什么话。

“谢苗是吧,三万是不多那这钱你能自己出吗?”我终于忍不住了,当即回怒。

他考了七年的高中,一直都在家蹲着没猜错的话都是刘桂芳夫妇供养他吧。

他一快三十岁的男人好意思吗?

“你们想要卖东西就别插嘴,还有男人说话你们女人瞎逼逼什么。”说着谢苗十分厌烦的推了我一把。

我原本准备立马上前还手,可我却愣住了。

因为他推我的时候,手上冰冷无比,这感觉跟之前我触碰王晴的时候一样一样的。

难道谢苗身上也有不干净的东西?

林易见我愣住了,以为我受伤了,当即道:“大侄女,你没事吧?刘桂芳,你们怎么还打人呢?”

我没有理会林易,而是越过他上前再次抓住了谢苗。

可那种冰冷入骨的感觉却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极为正常人的体温。

“马小姐,你这是干什么?我儿子他不过是不小心碰到了你。你不能这样啊。”说着刘桂芳立马冲过来,挡在谢苗的面前。

而谢苗不知是被我的举动吓到了,还是如何竟一直没再吭声了。

倒是林易见如此情况,赶忙圆场道:“误会,马小姐是想要看看你儿子的情况,再判断给他请什么样的阴绣。”

“刘桂芳啊,这事你们先商量,反正三万块不能少,确定了你就再来找我们。”说完,林易将我拉出刘家。

出了刘家的老小区,林易终于忍不住了:“大侄女,啥情况?人家就推你一下,你就打击报复?不至于吧。”

“不是,他身上特别冷。”我回道。

“冷?”林易一头雾水。

很快我将王晴之前的事跟他说了一遍,林易这才老神在在的说道:“按理来说,你身上带着那道符,遇到阴气会有所感应不奇怪。但后来你不是觉得一切又恢复正常了吗。”

是啊,所以我才奇怪。

要知道,我从头到尾触碰到王晴都觉得她身上冷,一直没变过。

怎么到谢苗这就变了呢?

“老林,我身上这符到底是那个门派的?”我一脸好奇的问道。

之前我就问过,可林易给我含糊过去了。

“这我……”

“别说你不知道啊,当时在王晴家你可不是这样说的。”我又道。

面对面不比电话,林易见实在装不下去了,直言道:“茅山派的。”

“我奶奶跟茅山派怎么扯上关系了?”我狐疑道。

“这我哪知道啊,保不齐是那次做阴绣的时候遇到了呢,要不然就你奶奶为了让你平安专门去求的呢。咱们干阴行谁还没个护身符,你瞧人王晴不就有吗。”林易一本正经的说道。

他这话说的也在理。

但是……

“谢苗这事我还是觉得有些古怪。”我如实道。

林易却道:“他考了这么次多不中,正常人都不正常了。再说这单刘桂芳找不找咱们还不一定。既然不是生意那怪不怪跟我们有啥关系。”

“行啦,大侄女你赶紧回去看店。我呢,也得回去忙了。”林易又道。

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自己的刺绣店,还是麻烦隔壁老板帮我照看呢。

确实应该早点回去。

“对了,别忘了晚上问问王晴啊,咱们下一单还等着呢。”将我送回了刺绣店,林易不忘提醒道。

“林叔,你怎么自个不问啊?”我笑着揶揄道。

让他刚刚说我像保姆。

“你这丫头王晴是女的,我一老男人怎么问。”林易难得老脸一红,很是无语的说道。

我则是哈哈大笑,看着他开着丰田扬长而去。

回去后一切如常,晚上我也给王晴留了微信,不过她暂时没回。

这种时候没回就是好事,我也十分识趣没有打扰。

倒是我回了房间,忍不住将一直戴在身上的符咒取了下来。这东西不大,大概个成年人手掌中间一样大小。被折叠成了三角形,看起来跟市面上的护身符没什么区别。

唯一不同的是它的颜色不是黄色底加朱砂红字。

反倒是黑色的底加金色的字体。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这女老师好骚,今晚咱们弄了她
  • [历史]太子别塞了,两根黄瓜是奴婢的极限了。
  • [历史]陛下,就是我睡了贵妃怎么了
  • [玄奇]官人别这么揉搓,快捏爆了我乃啊……
  • [历史]皇上,轻点,臣妾还是第一次。
  • [现代]还没睡过女总裁呢,那今晚上就跟我睡吧!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