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运河之蓝色通天路

第一章 风起云涌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10-09 10:01:58

四月的镇江府西津渡古镇在雾气蒙蒙中苏醒过来。

位于康家粮庄分号的一处码头上,停靠了十艘商船,上面装满了一石石粮食,一名十七八岁的青年左手捧着《春秋》,右手捧着范蠡的《计然篇》,正在一心二用的研读。

青年坐于码头旁的青石岸边,丝毫不受码头搬运工来往嘈杂的影响。

这青年名叫康大勇,又名康大茂,是洛河康店“康百万”家族第十二代传人,这里的人更喜欢喊他“大茂”,这样便觉得亲切。

“大茂,出事了,江面上又翻船了。”一个小伙儿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急着说道。

“又翻船了?这个月第三次了,快,把最后这两船粮食全部卸到码头,先去救人。”康大茂立刻站起来说道。

“少东家,万万不可呀,老爷已经吩咐了这十船粮食务必按时交到洛河粮仓。”

“孙掌柜,听我的,卸粮救人,有事我担着。”康大茂一摆手,果断制止了驻店掌柜的劝阻,年纪轻轻的他早已有了果断处事的能力。

“每艘船留下两人,其余人上船跟我去救人。”康大茂说完把两本书揣进怀里撩起长袍就率先登上了船。

四月的风夹杂着水气吹在脸上还是让人浑身冷颤,江面水急浪大,康大茂站立在船前,浪尖拍打着船头,他身上的长袍早已经被江水打湿,只是他皱着眉头,一双沉稳锐利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前方。

这时,港口同时驶出的还有一艘红色救生船,救生船是他们这种普通货船的两倍之多,船上站着十来个精壮青年,青年们统一穿着胸前印有黑色龙王图案的水兵服,个个威风凛凛。

“大茂!”

“大斌,你怎么会在这救生船上?”

“我爹给救生会捐了些银子,我就被破格录取了,嘿嘿。”叫大斌的青年拍了拍自己胸口的黑色龙王图案脸上显得很是得意。

“你得意什么个劲,不就是捐银子吗,明天我就去捐。”大茂很不服气的说,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谁都不会觉得自己比别人差,尤其是这种公益事业。

康大茂口中的大斌比他小两岁,是镇江府有名的瓷器大王沈玉海的儿子,自从康大茂从洛河来到这镇江府,两个聪明绝顶,意气相投的人就玩熟了,一起钓鱼、游船、谈古论今。

“大茂,我姐现在在家画她的九转玲珑梅花瓶呢,等下救完人你要不要去我家坐坐?”大斌打趣的说,说完自己嘿嘿一笑。

“就在前面,看见了,先救人。”康大茂刚想答应,这时他一直望着前面的双眼正好看到了前方不远处江面上侧翻的船只,此时也只能看到大半个船帆了。

漂浮的货物,挣扎的落水者,一声声惨叫惊呼声,远远看去,江面一片混乱。

三只船率先靠近翻船,开始救援,很快又有别的路过船只也加入救援行列,折腾了半天,江面终于归于平静。

落水者家属也都纷纷赶到了岸边,一脸焦急的望着江面,人群中有一名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子显得格外清目。

女孩脸如凝脂,眼眸慧黠,身披白色牡丹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只是她此刻眉头紧锁,焦急的望着江面,这江中正有两个让她焦急等待的人。

落水者渐渐被送到岸边和家人团聚,看着他们破涕为笑的温暖一幕,康大茂便觉得自己做的值了,他和大斌分别从船上跳了下来,一同朝貌美女孩跑了过来。

“姐!”

“洛君!”

两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你们两个还真是不让人放心。”沈洛君娇斥了一句,她顿时眉头舒展微微一笑。

这顷刻一笑却把康大茂给看醉了,他痴痴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姐,你好歹也是我们沈家大小姐,你看你胳膊上还沾着颜料,就怕别人不知道你是画画的似的。”大斌一指沈洛君白皙的胳膊说道。

“呀!刚才出来的急了,还不都怪你,尽让我和爹担心,一边儿去。”沈洛君慌忙拉过薄纱遮住手腕沾染的颜料。

康大茂站在心怡女子面前顿时拘谨了许多,他站在原地挠了挠后脑勺傻呵呵的乐着。

“看到大茂这就立刻赶我走了啊?好,我回去告诉爹,说我姐偏心。”大斌在一旁调侃着两人,说完就真的识趣的走了。

康大茂简单和沈洛君说了一声,他赶紧回到岸边冲自家商船吩咐道“你们回去赶紧装粮上船,我爹要是问责就把今天的事如实相告,我相信爹也会支持我这么做的。”

大斌溜了,沈洛君却默契的没有离开,她静静的等在那里,望着康大茂的背影。

江风徐徐的吹,康大茂和沈洛君并肩走在江边。

“书看的怎么样了?明年的科考你有信心吗?”沈洛君转头问道。

“还行吧,只是我不愿登科入仕,现在却是为了康家,为了父亲,父亲认准了以我们康家的财力和人脉,我一旦进入仕途便可扶摇直上。”康大茂说着一脸苦笑的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一门心思都想创业经商,这或许就是你们康家祖祖辈辈流淌在体内的经商血液吧。”

“还真是让人苦恼啊!”康大茂双手交叉置于脑后,悠闲的走着,嘴上虽然这么说,他的心此刻是宁静的,因为有了旁边女孩的陪伴,他便觉得生活有了意义。

“不要轻言放弃。”沈洛君认真的说。

“待我考取功名就娶你可好?”康大茂忽然转头看着沈洛君认真的说。

沈洛君心中一颤,这表白有些太过突然直接,让她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她羞涩的低下了头,脸上一阵红霞。

微风吹动着衣衫,沈洛君的一双细嫩柔滑小手搓揉着肩上滑落而下的细罗衫,不敢抬头再看康大茂。

第二日一早康大茂准备白银百两,直接命店里的伙计捐赠到镇江府救生会,成功进入救生会救生员行列。

救生会的院子里,沈洛斌拉着康大茂指着院中古里古怪的东西满脸兴奋的说:“大茂,这是我们和官府共同研发的新型治河器械混江龙,准备今天下水。”

“混江龙?如果我没记错,明朝宋应星著的《天工开物》一书中,记载了混江龙,它应该是一种触发水雷才是。”康大茂仔细端详着眼前的这个器械,根本不是水雷构造。

“这我就要给你普及一下了,我们这款混江龙专门用来清理江底泥沙,把河底淤泥搅起,水中泥沙搅浑,乘水流输。”沈洛斌抚摸着器械得意的说道。

“混江龙”刷荡沙泥的治河工具,木制,径一尺四寸,长五六尺,四面安铁叶如卷发,重三四百斤,沉入水底,船挂绳索,以船为动力,刷荡水底沙泥。

下午,镇江府西津渡口站满了人,“混江龙”在一艘大船牵引下正式下水。

康大茂和沈洛斌立于船头,两个年轻人一脸兴奋,能为了河运工程出一份力,造福镇江府百姓是他们这些年轻人的骄傲。

大船开动,渐渐远离渡口,驶向江中,江面上一阵欢呼,在“混江龙”的刷荡下,江底飞沙走石,暗潮汹涌,平静的江面下隐藏的却是危机四伏。

“爹,您怎么也来啦?”沈洛君转头看着身后的沈玉海问道。

“这么大的事,我能不来吗,再说你弟这也是给咱们沈家增光,只是,今儿早上开始我的右眼皮直跳,我实在是不放心呐!”沈玉海揉了揉眼皮担心的说道。

正在这时,出了祸事,江底的“混江龙”被什么东西绊住,系在船上的绞索立刻被绷直了,大船一阵猛烈的晃动,站在船边的康大茂一头栽进了江里,瞬间被江水吞没。

江岸边的人们看得清楚,纷纷发出一阵惊呼。

沈洛斌一见好友沉入江中丝毫没有犹豫,他立刻跳进了江中去救康大茂。

“斌儿……”沈玉海在岸边大声呼喊,他想阻止儿子可是离得太远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众人屏住呼吸。

终于,江面露出一个脑袋,竟然是康大茂,船上的人立刻放下绳子让康大茂抓住。

溺水的康大茂顿时失了方寸,他在水里一阵挣扎,觉得身体被从下面狠狠往上顶了一下,他就按着下面的东西拼命朝水面蹿,终于抓住了扔下来的绳子。

在岸上的众人看到江面这一幕都是一阵心颤,此刻,沈洛斌正用脑袋用力往上顶着康大茂的身体,就在康大茂快要出水面的时候他竟然用力按了一下水中沈洛斌的脑袋。

大斌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脑袋再也没有浮出江面……

沈玉海瘫软在地上,两眼无神,口中喊着:“儿啊!儿啊!儿啊!”痛彻心扉。

待康大茂回到岸边,沈玉海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指着康大茂咬牙切齿的说:“是你,是你害了我儿,我沈家与你势不两立。”说完摇摇晃晃的离开了,整个人像失了智。

再看沈洛君,她眼神呆滞,只是看了康大茂一眼,便头也不回的走了,走时一脸冷漠。

康大茂坐在地上,嘴里只有一句话:“是我害了大斌。”

从此,沈、康两家结下了血海深仇。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玄奇]在农村,认大树做干爹一点也不稀奇
  • [现代]小姨子光溜溜躺在床上,身下还插着棍子
  • [现代]小伙儿送套上门,见到女友跟干爹下身连在一起。
  • [历史]跪下,好好让本皇子泻火!
  • [现代]一觉醒来,老板娘一丝不挂躺在身边
  • [现实]你有这么饥渴的么,在车里就这么迫不及待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