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运河之蓝色通天路

第二章 粮食被扣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10-09 10:09:29

镇江府,康家,康大茂坐在饭桌前耷拉着脑袋,两眼无神。

“少东家,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刀鱼,多吃两碗饭。”厨房张妈端来一盘盘看起来很美味的菜肴热情的说。

刀鱼?康大茂记得自己第一次来镇江府就是大斌带着他去抓刀鱼,然后回来让张妈烧了吃,一盘红烧刀鱼两个家伙抢着吃完。

两人还曾一起下河游泳,一起躺在小船上一睡就是半天,甚至还一起和镇上的泼皮无赖打架……

康大茂用筷子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他干咽了一下喉咙,吃着吃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张妈,以后都不要再做刀鱼了。”康大茂放下筷子,起身走回了房间。

三天之后,沈家办丧事,沈洛斌出殡。

康大茂身穿孝服,头扎孝戴,来到沈家沈洛斌灵前,准备祭奠一番,刚进沈家大门就被沈家众人团团围住了。

“你害了我儿,你还敢来?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沈玉海一声令下,十几名看家护院顿时围了上来,直接将康大茂按在了地上。

康大茂根本就没有反抗,只是抬头望着大斌的灵牌口中说道:“我就是想来祭奠一下大斌。”

“把他给我乱棍打死。”沈玉海急红了眼,杀子之仇不共戴天,他指着康大茂冲护院怒吼道。

“放开他!我说放开他。”沈洛君这时候穿着一身白色孝服冲了出来,说完她推开护院直接挡在康大茂前面。

“君儿,你疯了?这可是害死你弟弟的凶手。”沈玉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知道女儿一直喜欢这个小子,可是,这是不共戴天的仇啊。

“爹,仇要报,但不是今天,让大斌走的安心一点吧,爹,求你了。”沈洛君眼中含泪的说道。

沈玉海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但是看了看儿子的灵牌,他咬着牙说道:“将他乱棍打出,从此不得踏入我沈家一步,不然,乱棍打死。”

康大茂被乱棍打出,遍体鳞伤,他根本就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整个人像丢了魂儿一样,独自朝着江边走去,一直来到西津渡口,望着江面翻腾着的江水,那儿就是大斌溺亡的地方。

这几天康大茂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只要一闭上眼睛脑子里都是大斌的影子,他躺在码头边的大青石上仰头望天,眼角淌着泪水。

伴随着江水一次次拍打岸边青石的声响,他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梦里,他和大斌并排躺在小船上看着蓝蓝的天空发呆。

“大茂哥,别睡了,出事了。”

康大茂被摇晃着从睡梦中醒来。

“二虎,出啥事了?”康大茂伸了个懒腰,精神好了许多。

“咱们康家粮庄河对岸又开了一家粮庄。”二虎急着说。

“有什么问题吗?镇上的粮庄多了,你管得着?”康大茂不以为意。

“当然有问题,他们的店名太气人了,竟然叫击垮康家粮庄,而且他们还在门口竖了块牌子,上面写着:粮食收购价格永远比康家低一成。”二虎一脸气愤的说。

这样也行?这是明摆着要搞我们康家啊!

康大茂顿时就觉得这事有些蹊跷,起身带着二虎回到店里,站在店门口的康家码头上,康大茂望着对面“击垮康家粮庄”码头上停靠着的运粮船,他眼睛就眯了起来。

那运粮船的船头白色旗子上用黑色毛笔写了一个大大的“漕”字,竟然是漕帮?这就说明这家新开的粮庄走的是官道,两种可能,第一这粮庄是官办,第二这粮庄和漕帮有瓜葛,下了血本。

正在康大茂思考怎么应对之时,孙掌柜急急忙忙的带着一个人过来了,来人正是洛河康家总店的一名伙计。

“少东家,出大事了,前几天那十船粮食现在还没到洛河,东家派小四一路沿着京杭运河来崔粮,一直到镇江府,沿途根本就没看到咱们家那十艘运粮船。”孙掌柜说完急的直跺脚。

旁边的小四在一旁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把沿途情况和康大茂大致说了一遍。

奇了怪了,难道是出了意外?翻船不可能呀,要是翻船这么大的动静,早就传遍整个镇江府了,十艘船更不可能一起翻,到现在连个回来报信的人都没有。

康大茂蹲在地上苦思冥想,除非,是有人在大运河上连船带人一起给扣了。

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康大茂眼角不经意瞥到河道中“击垮康家粮庄”旁边那船上的“漕”字,他心中咯噔一下。

傍晚时分,康家粮庄早早歇业,伙计们用一块块木板关了店门,康大茂把康家粮庄分店几个重要的负责人叫到后堂一起开会商量对策。

几个人刚坐下,门外就想起了急促敲门声,伙计跑出去一看,门口连个人影都没有,只是地上竟然留下一张神秘纸条,伙计拿着纸条交给康大茂。

康大茂看完纸条缓缓说道:“纸条上说,粮食在漕帮手里。”

“少东家,对方为何不直接告知,偷偷摸摸的塞纸条,小心有诈。”

“要真是这样就麻烦了,漕帮可不是好惹的。”

“这么说咱们的粮食进运河刚到扬州就被劫了?”

“咱们这十船粮食是洛河中转发往京城的军粮,这要是丢了是要出大事的。”

房间里几个人小声议论着。

“这样,我写一封信,小四连夜送往洛河,一是让父亲赶紧调配粮食,以防不测;二是让父亲去找漕运总兵,漕帮属于河运总督管辖;孙掌柜看家,二虎明天一早跟着我去扬州漕帮总舵。”康大茂果断的做了决定。

遣散众人,康大茂独自进了书房,他查阅了所有漕帮记录在案的资料。

随后他又去了孙掌柜那里取了些东西才回到卧室,躺在床上他两眼盯着房梁,想着明天可能发生的事情,他简单做了一遍推理,这是他的习惯,对于重大事情事先在脑中推演一遍。

第二日天还蒙蒙亮,康大茂就带着二虎乘船北上去扬州,漕帮,项云龙,你就是龙潭虎穴我也要去闯一闯。

就在康大茂走后,古镇河面的虹桥上站着一人,他望着渐渐远去的乌篷船,双手背后,一脸冷笑。

“爹,为什么要用这种卑鄙手段?”沈洛君一口气跑到虹桥上看见船已经走远气急败坏的说。

“为什么?别忘了是他害死你弟弟,你到底是姓沈还是姓康?”沈玉海转过头面色狰狞的吼道。

“爹,他不是故意的,我要去把他追回来。”沈洛君说着就朝小河边停靠的一艘乌篷船跑去。

“你,你这是要气死我,来人,把她给我带回家关起来,七天内不准出沈府半步。”沈玉海冲桥下吩咐道,立刻过去几人把沈洛君从船上拉下来,带回府中。

“王管家,求求你告诉我,大茂他这次去会不会有危险,我爹不会真的要害了他吧?”沈府中沈洛君拉着王管家的衣袖苦苦哀求道。

王管家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只怕是有去无回喽!”

扬州漕帮总舵,大厅中,漕帮帮主项云龙坐在主位上,左右两边各坐着两位副帮主,其余人分开两边,或坐或站,整个大厅中不下四五十号人,全都盯着场中的康大茂。

“我说,你们康家没人了?派你一个小娃娃来。”左边一位外号叫“独眼龙”的副帮主用他那还剩一只大大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康大茂,一看就绝非善类。

漕帮有三龙,项云龙,混江龙,独眼龙。

这位独眼龙这么一说康大茂就敢肯定粮食确实在漕帮,对方这是早有预谋啊。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美女老板,属下扎得您舒服吗?
  • [现代]干爹,您比小海豚大多了,可爽死人家了。
  • [现实]被骗到北缅的女人都被怎么玩弄
  • [历史]畜生、别掰开,我刚做的初修复手术啊!
  • [玄幻]圣女还不是也要给强者吹喇叭
  • [现代]舒服完了,逼我离婚是吧?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